Blogger news

Friday, June 30, 2017

进场。。。


A公司和F公司和大头有缘。。。

目前等待P公司。。。

接下来看看是否有小红包拿吗。。。

目前手头上还持有J公司和D公司。。。

如果P也有了缘分的话,那么就是5间了。。。



卖出H公司。。。

昨天卖出了H公司,昨天H公司也发布了业绩,不错的业绩啊。。。


大头会不会“暗推”??

最重要就是卖出了就不要再在意了。。。

小赚一个红包已经不错了。。。

Wednesday, June 28, 2017

《英倫對決》


看了这个電影預告,有股冲动想要去看啊。。。

莫奈何。。。

眼镜坏

Ipad坏

Motor坏

这边要用钱,那边要用钱

钱不够用啊!!!

莫奈何,莫奈何啊!!!

Friday, June 23, 2017

奇怪。。。

大头有时候看到FB或报纸有一些不幸的人需要募捐的时候,虽然不多,但大头也会献上一些绵力。。。

比如一些家庭,父母亲的薪金真的很少,孩子又不幸患病需要治疗,那么大头就会捐助一些,不然就看到一些家人,为了孩子,借钱,变卖家里值钱的物品就为了要医治孩子的病情,但依然不足够,所以才上报或寻求慈善机构向大众寻求帮助,大头也依然会帮忙。。。

大头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一些家庭,日子还过得去的,为什么不帮孩子买保险呢?至少有一个保障啊!

最近在FB看到一个寻求帮助的家庭,父母俩的工作算是不错的,但孩子不幸需要一笔费用来治疗,所以就寻求慈善机构向大众募捐。。。

大头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工作不错,没买保险,孩子出事了,又没做出什么行动(借钱,变卖家里值钱的物品)就直接向大众募捐了。。。

真的奇怪,奇怪。。。


3000与心酸。。。

这个帖子是第3000个帖子啊!!!

在这第3000就写一个昨天看到的一个情景,让大头觉得很心酸的。。。

昨天放工后,就去某个kopitiam打包。。。

然后看到一个西餐的档口。。。

档口旁放了一个藤做的嬰兒遊戲床,里头就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孩。。。

不懂为什么,看了大头就觉得很心酸。。。

我们身边很多父母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为了养家,通常都是两个人打工,不然根本不能应付如今种种的开销。。。

陪伴孩子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幸运的就家婆或岳母帮忙看顾孩子,不然就需要找保姆。。。

回到家后,有些父母还要继续做工,不然就是到家后已经很累很爱睡了,这样和孩子的互动也少了。。。

大头其实真的很希望陪伴孩子的时间会多一点,因为你能陪伴他们就是他们小的时候,等他们渐渐长大后,你要陪他们,他们还会嫌你呢。。。

大头其实也有了心里准备,他们长大后,家里应该也只剩下大头和太太罢了,他们应该会很少留在家里了。。。

基于这个原因,大头希望他们小的时候,我们可以有更多一点的时间是给他们的,而不是给了工作。。。

希望大家一起加油吧。。。

Tuesday, June 20, 2017

自寻烦恼。。。

某天心血来潮,就随意在Jobstreet申请了一份vacancy,而且只是一个vacancy罢了。。。

过了几个星期没有电话来,大头就不以为意了。。。

上个星期突然来电安排大头去Interview。。。

Interview后竟然当场拿到offer。。。

结果这个星期要回复人家了。。。

去还是不去?

现在还真的很烦恼啊!!!


Friday, June 16, 2017

骗子。。。

有了孩子后,父母亲就多了一个身份 - 骗子。。。

孩子说:要去xxx玩。。。

我们说:xxx没开啊,所以改天才去吧。。。

孩子说:我要吃ice-cream。。。

我们说:ice-cream还没有做好啊,下次再买给你。。。

孩子说:要去那边。。。

我们说:不可以,那边有老虎,等下跑出来哦。。。

孩子说:要买这个。。。

我们说:爸爸没有钱啊。。。


这些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Thursday, June 15, 2017

买进J和D公司。。。

昨天和今天买进了J和D公司,接下来就看看能不能赚一些奶粉钱了。。。


Tuesday, June 13, 2017

又一岁了。。。

昨天大头牛一,没什么庆祝。。。

和家人一起平常地过。。。

感恩大头目前拥有的一切,感恩。。。

感谢那些还记得大头生日的好友们,尤其是FB没显示生日,但他们还记得,接下来会和他们聚会,开心又见回老朋友啊。。。

感恩。。。

Monday, June 12, 2017

孩子。。。

昨晚大头正读着书,孩子在看Ipad。。。

大头就去拿了一个红包封做书签。。。

孩子看到书签,就一直拿着和他的爸爸说东说西。。。

看着孩子说话说的一块块,开心得笑了。。。

然后很认真地听他继续说下去,也努力搞清楚他要表达些什么。。。

真的很开心,看着孩子的脸,心里想说。。。

如今那么黏我们,但长大后就会渐渐离开我们了,关系也不会如今那么亲。。。

很伤心,但也很无奈。。。

唯有趁他们还小的时候,多多的陪伴他们。。。


Friday, June 9, 2017

11月大女婴发烧送院治疗却送了命!

大家都应该知道这个新闻吧。。。

可怜的小孩,可恶的医院。。。

以前以为私人医院会比较好,但这个事件让大头有所怀疑了。。。

为人父母者无非都希望自己的小孩,健健康康地长大。。。

那对夫妇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的面前那么痛苦,当下的心痛程度何其大啊!

希望全部的小孩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长大。。。

也希望有小孩的父母亲牢记,你的小孩你要负责,可以惩罚,但要有分寸。。。

可以疼爱,但不可过分,小孩子是无辜的,别拿他们当成出气筒!

对于那些对孩子做出过分的行为,有报应的!!!

Thursday, June 8, 2017

缺钱。。。

人不可以缺钱。。。

通常缺钱的时候,就是你开始负面的时候。。。

开始负面后,那么你就会伤害了自己和身边的人。。。

所以人啊,不可以缺钱啊!!!

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紧急金。。。

打工仔的工钱追不上通膨,加上什么都起价,一个家庭的支出也越来越多,压得人喘不过气啊,如果有了小孩,呼吸更加困难啊!

每个月工钱一到,隔天就几乎清空了,心里想着这个月还有28天,该如何撑下去啊!

有时候突然有意外,需要一笔额外的支出,当下真的痛苦啊。。。

工钱所剩无几,还要存一笔紧急金,如何存啊?

只能说,存一点点也要存,没开始存就永远不会有后来那一点点。。。


这篇写得有点乱,但这是自己的感受啊。。。


Wednesday, June 7, 2017

他x的印度婆!

昨天看了新闻,最让大头火大的就是那个他x的印度婆毒打一位小孩!!!

今早看报纸,才发现这小女孩和那个他x的印度婆没有血缘关系。。。

小孩子那么小,不懂为什么可以下得了手!完全没脑的!!!

如果以暴制暴是合法的话,大头会让那个他x的印度婆知道什么叫报应!!!

他x的印度婆!!!

Tuesday, June 6, 2017

建立你的时间资产。。。


这本书大头以前买了也阅读完了。。。

最近不懂为什么,靠近书橱要找一本书籍重读的时候,发现了这本书。。。

读后发现为何自己对这本书的内容完全记不住!

这本书让大头又再次共鸣了。。。

真的不可以再浪费时间了。。。

上进心。。。

今早MyFM的主题,其实有没有上进心是他人的问题,没有对与错。。。

但作为一个男人,有了另一半后,却没有上进心根本就是很错!!!

大头的一位女性朋友,她是大头佩服的其中一位朋友。。。

她自己建立起自己的生意,做得很不错。。。

她有一位没有上进心,还不成熟兼大男人的男朋友。。。

至于为何说没有上进心,还不成熟兼大男人这里就不说了,积一点口德。。。

虽然很多人都劝过该朋友,但最后她还是选回同一个男人。。。

大头只能说可能大头这位朋友前世欠了他吧,只希望她以后不会后悔。。。

至于那个没上进心的男人,大头看不起你!!!

Monday, June 5, 2017

半年了。。。

2017半年过去了。。。

看回年头所设下的目标。。。

有些达到了,但有些却遥远了,有些烧到手了。。。

剩下的半年继续努力吧。。。

今年没想到在工作的目标上已经全部达标了。。。

至于财富目标上才差不多10%达成罢了。。。

家人和自己目标上要更加努力啊。。。

183天to go,Fighting!!!


Thursday, June 1, 2017

边工作边希望圈套。。。

 

职总:本月检讨修定.盼最低薪调至1500

(吉隆坡31日讯)大马职工总会秘书长索罗门希望政府在6月检讨最低薪金制时将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

他出席“亚洲劳工资金论坛”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次检讨最低薪金制将落在6月,而检讨结果将于明年落实。

他指出,目前西马的最低薪金为1000令吉(约228美元),东马则是920令吉(约219美元);但如果要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每个员工每年的薪金须介于1万5000至2万美元之间。

“如果现在大马员工每个月的收入介于219至228美元,距离要在2020年达到1万5000至2万美元的年收入有很大的差距,这是很困难及具挑战性的。”

他说,目前我国最低薪金不达标,如果要达到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的宏愿,政府必须要有政治愿望。

“我们在10年前已开始尝试将最低薪金设在1500令吉,但目前只有1000令吉,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政府也需要有强烈的政治愿望才能达到所设下的目标。”

国际工会联合会(ITUC)秘书长莎伦鲍华今日在大马推介以“结束企业的贪婪,这个世界需要加薪”为主题的最低薪金制活动,因为目前全球员工的薪金停滞不前,及出现不公平的现象;为此,每个国家员工的薪金都必须有所提升。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7.05.31